当前位置:主页 > S哇生活 >中国3000万的-剩男-们NHK为他们拍了一部纪录片 >
中国3000万的-剩男-们NHK为他们拍了一部纪录片
上传时间:2020-06-15点击:297次

二十多年前,台湾小虎队的三位大男孩用一曲《爱》,红遍祖国大江南北:

想带你一起看大海说声我爱你

想给你最亮的星星说声我想你

听听大海的誓言

看看执着的蓝天

让我们自由自在地恋爱

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国民少男天团TFBOYS一首《宠爱》,单曲循环在无数少男少女的歌单里:

给你买最大的房子

最酷的汽车

走遍世界的每个角落

我只想给你宠爱

这到底算不算爱

……

中国3000万的

小虎队成员与TFboys成员

时光荏苒,当荧幕上换了一拨又一拨帅气俊朗的少年,对爱的嚮往与渴望还是那般真挚与热烈,但无论你感受到与否,在那些表达“爱”的歌词中,一些“价值观”的东西正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2017年8月,NHK一档名为《光棍儿:中国结不了婚的男人们》的纪录片,将镜头直指中国甘肃省三位相亲中的单身男性。片中的三位光棍,各有各的结婚困扰,却都折射出了与“爱”的歌词相呼应的社会现状…

中国3000万的

《光棍儿:中国结不了婚的男人们》海报

当我们随节目组走进中国单身汉风雨飘摇的内心世界,真相正被从表象中赤裸裸地撕扯出来…

姓名:不详县城厨师|年龄:不详单身

第一位出场的主人公在县城当厨师,今天他在媒人的陪同下前往村子里提亲。等来到姑娘家门口一看,院子里已经早早等着好几家同样来提亲的男方。

在和女方父母简单沟通几句后,主人公就被请了出去,与此同时还有一波又一波提亲队伍往女方家走。在一个多小时的等待中,主人公不得不从屋外的院子站到屋前的大街上,却仍然只等来了一个落选的结果。

女孩的父亲出来说:女孩没看中这个男孩,嫌他个子矮。但事实上,抛开长相因素不说,失败告终的原因往往是付不起高额的彩礼。

中国3000万的

有人抱怨,“来回车费不少,连个面都没见上。”但与其他几位来相亲的人相比,这样的状况似乎并不算过分。

通过和几个媒人的交流得知,前几天有媒人来时,屋外已经停了4辆车,后来媒人又从400公里以外带了5个男人来,结果还是一个都没被选中。

就在几个媒人在屋外的街上閑聊之际,有人打听到村子里意外地多了个闺女–一个31岁的女孩离婚后回了娘家住。媒人提议过去看看,这下主人公不愿意了:相亲这种事,也不能捡到篮子里的就是菜啊。

中国3000万的

在农村,娶一个媳妇说“难于上青天”都不为过,有时候前一个相亲者脚刚踏出门,另一个就接着来了,主人公嘟囔了几声说:现在女孩子太少,这不好。

中年的媒人说:“好不好就是这幺个社会现状。”

中国3000万的

杨瑞卿|42岁长途汽车售票员单身

第二位出场的主人公名叫杨瑞卿,是一名长途汽车乘务员。已经42岁的他,有过20多次的相亲经验,俨然一位情场老手。

一大早,杨瑞卿就起床洗漱收拾了起来,他不仅仔细刷了刷自己许久未擦的皮鞋,积了厚厚一层灰的房间也被打扫得乾乾净净。

一旁的母亲在厨房忙活,今天他们家会有一位相亲的女孩上门,一家人正準备迎接这个可能是未来儿媳妇的女人。

中国3000万的

然而,一切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顺利,女孩吃了饭后急着要走,不肯留下来聊天。

在发了无数条微信消息无人回应后,杨瑞卿叹气道:“可能没戏了”。面对镜头,杨瑞卿总结自己长得不帅,又是个光头,这可能是主要的失败原因。

终于在忐忑不安、近乎绝望的等待后,女方打了电话过来,在杨瑞卿的追问下,女方也表了态:“也没什幺特别不好的印象”,两人也决定改天再约个地方。

中国3000万的

第二次见面,两人约在公园赏花。过程中两人似乎聊得很投机,在结束时,女孩说自己心烦,杨瑞卿问她原因,几番讨问后,女孩便说:“你会给我20万吗?”。

对于这个问题,杨瑞卿既没有说有,也没有说没有,相亲老手杨瑞卿含糊回答“这得看咱俩什幺关係了”。因为他也想试探清楚,女方是喜欢他的钱,还是真心想和他过日子。

而女方似乎并没有想那幺多,几天后便拉黑了杨瑞卿。

杨瑞卿一直认为,过去每次相亲的失败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头髮,而这一次,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幺:“原来,有没有头髮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有钱。”

“她说要追求平淡的生活,她那个平淡的生活是高物质的,你有房、有车、有存款,我就可以跟你过平淡的生活”

“如果我是亿万富翁的话,我敢保证,20岁的我都可以找。(女孩会想)我跟着你,我什幺都有保障,我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啊。我干几十年,我想要什幺都得不到。我跟着你,我不用奋斗,想要什幺都有啊。这就是平淡的生活。”

中国3000万的

马云飞|42岁按摩师单身

42岁的马云飞开着几家按摩店,平时把做媒当作副业的他希望,有一天也能为自己找到个意中人,但42岁的他从未想过,自己有一刻会以这样的方式,体验中国婚姻市场的残酷。

马云飞喜欢一位名叫罗倩的保险推销员,也曾向她表达过心意。27岁的罗倩是家里的老三,由于超生没有身份证,不过这些都不影响她被追求。

中国3000万的

面对马云飞的心意,罗倩提出了很具体的要求:“马总,你现在事业好了,如果能在海边给我买套海景房,咱们还是可以考虑的。”

两人在谈话间,马云飞建议她考虑卖保健品、加入他的行业,而与此同时罗倩正沉浸在打开某位追求者发来的微信红包的喜悦中。

中国3000万的

随后,罗倩“随意”地提到买3万块一套的保险推销软体,马云飞没有回应。在过了一会儿,罗倩便站起来说要回公司打卡,不想继续聊下去。

中国3000万的

在每天投宿的招待所的小床上,马云飞神色黯然地坐着,他仔细整理着一个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提包,那本来是要送给罗倩的,她又不要,他打算送给一位曾经帮助过他的女性朋友。

马云飞不知道,让他心心念念的罗倩,此时正在一间沸腾的KTV包厢里。

中国3000万的

在灯红酒绿的包间,罗倩显然比在马云飞的办公室开心许多,拿着啤酒的她笑得合不拢嘴。

在包间里,罗倩有一位来自国营石油公司的追求者,抱着“吃好,穿好,玩好”为人生目标的青年,显然没什幺金钱意识。

中国3000万的

推杯换盏间,这位油光满面的男青年很快打开了话匣子,父母早就为他安排好了未来的路,“石油上的人花钱如流水,没钱了,卖一车油,十几万和女人就来了。”

中国3000万的

终于,面对罗倩一次次的毁约,马云飞有一些醒悟:“人都是满身的铜臭味,都是经济利益,人和人之间,有钱那就好办事。没有钱,你到亲戚家里吃顿饭都要看人家的脸色。”

他的同事也劝说道:“你死了那条心吧,你和她根本是不可能的”,但马云飞没有接茬,“她说她不好看,让我找一位比她漂亮的。我也不明白她的意思,为啥突然说出这种话。”

过去,无论是乡亲邻里的相处中,甚至在一年一度的春晚节目里,“剩女”这个专有名词一直在指代一种“抬不起头来”的社会角色。然而事实上,越来越多数据表明,“剩男”才是真正的婚配困难户。

在中国,男女出生比例失衡的状况,最初是在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中被揭露,30多年来,剩男的数量随着中国失衡的男女性别比一路飙涨。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2015年末,中国大陆男性人口7.0414亿人,女性人口6.7048亿人,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出3366万人。

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曾公开表示,“保守估计,中国未来30年将有大约3000万男人娶不到媳妇。”更直白地说,就是中国将有几千万男人成为“光棍儿”,并孤老终生。

中国3000万的

住在北京“外卖村的”老朱42岁了,却一直单身

他本以为遇上了一个彼此中意的对象

还送了对方金首饰,如今却是一场空

更令人担心的是,专家强调这样的态势并不会井喷式地爆发,而将是一个“痛苦而漫长的过程”。

在社会学家眼中,类似“剩男”被具象为一群存在于广大边缘农村的经济贫困型男性,是婚姻市场中议价能力低,“被迫失婚”的群体。

在当下的社会现实中,剩男危机并没有像剩女一样获得足够关注,原因无非在于光棍大多在经济处于劣势,也没有话语权,处于社会边缘,难以吸引舆论关注。

随着“剩男危机”一起出现的,不仅仅会是人们讨论的“天价彩礼、婚姻买卖、婚外情、同性恋、性犯罪”等等问题,恐怕还会引起社会暴力的升级。

然而,大龄女青年还能唱唱《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》,但有谁会为剩男去唱光棍之歌呢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